法律移民 华人移民巴西叹租房贵北京 房价贵白领住贫民窟

华人移民巴西叹租房贵北京 房价贵白领住贫民窟

  “在巴西租房,比找媳妇都难。”刚刚到巴西时,在巴西工作数年的朋友调侃说。

  虽是一句玩笑话,却是巴西租房难的真实写照。在接下来记者准备换租合适的房屋时,真实体会了巴西租房到底有多难。

  从找房源、选好房子,到办好各种繁复的手续入住,整整花了将近6个月的时间。

  当向当地著名律师张军抱怨,自己真是太不走运了,租个公寓房竟然耗时6个月时。张军却表示,6个月是在巴西租房的平均耗时。

  他说,巴西房东不但要求租房者提供有能力支付房租的相关证明,如正式的工资单,银行流水或当地纳税证明,并要求租房者提供相关的担保。

  如果是自然人担保房东一般会要求一个担保人提供工资担保,另外一个担保人提供不动产担保;如果是法人担保则要审查公司近3年的公司资产负债表,证明公司有支付能力。

  “也可以由银行或保险公司出具保函担保。”中国银行巴西有限公司个人金融部副主管支俊平介绍说,“在巴西租赁房屋约有95%左右房主选择通过中介公司租赁房屋。”

  “通过房屋租赁中介公司办理房屋租赁的出租人,全部要求承租人出具个人房屋租赁保函,并且在租房合同中明确显示房屋租赁保函由哪出具,在租房合同期限内,一般不再变更,如租房合同 为5年,选择了由保险公司出具,则5年之内 每年有保险公司出具保单。”

  支俊平说,巴西银行出具保函的条件也比较苛刻,需要申请人在银行开立个人账户3个月或6个月以上,自然人提供担保,且有足够清偿能力和良好信用记录。

此外,巴西世界杯催生了里约热内卢租房的火热,价格高涨。

  球迷最关心的自然是距马拉卡那球场最近的Tijuca、Vila Isabel、Sao Cristovao和Rio Comprido等区,租金要比其他地区贵30%,但因为交通便利依然很受欢迎。

其中Vila Isabel区短期租房的月租为4万5000雷亚尔(RMB:12万5000元)。

  而别的区域,据里约房屋委员会指出,东北区、南区与中西区的2房公寓短期租房需求量最大且最便宜。

  南区房屋日租金约450~600雷亚尔(人民币约1250~1670元);市中心1室1厅的日租金约300雷亚尔(人民币约830元);Ipanema和Leblon等高级住宅区的租金最贵,2房公寓日租金约1100~2300雷亚尔(人民币约3070~6410元)。

  此外如果房客在租住期间生育了,房东想要回住房几乎变的非常困难;因此房东才需要如此复杂的担保体系。

  众多在巴西租房的朋友告诉记者,巴西不仅租房难和贵,退房也难。根据巴西法律,退房时要把房屋恢复到搬进去时的原状,因此退房时对房屋进行重新粉刷几乎不可避免。

  即使这样纠纷仍会不约而至,对于一些家具和用品正常使用损耗,如何界定是产生纠纷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一旦产生纠纷,处理时间十分耗费人力物力,要是进入法律程序更是旷日持久。

中途退房更是一件棘手的事件。

  一个朋友,去年11月份中途推掉房屋,并答应给房东一定补偿,但因房东要求的赔偿金几次改变,到目前历时近12个月仍没完全解决。

  对如此耗时耗力的事情个人没法应付,因此处理这些事情,大多巴西人选择是交给律师。

  在巴西租房困难只是巴西特殊复杂法律和商业环境的一个缩影。巴西法律极其复杂,联邦、州和市各有各的法律法规,不同州之间,不同市之间的相关法律规定有时相差较大,这些都给刚刚进入的巴西企业了解适应相关法律带来不小的困难。

在巴西租房这么难,那么买房会不会就容易多了呢?目前来看,也不简单啊!

  大家对这几年国内的房价,尤其是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的房价上涨速度感到惊讶,同样处于高速发展中的巴西,目前房价攀升的速度也毫不逊色,到底巴西的房子有多贵呢?

芭芭拉住在距离市中心六英里(约合10公里)远的曼达基区(Mandaqui)。

  最近的地铁站大约两英里远,由于公交车很慢且很少,乘公交大约需要30分钟才能到达地铁。如果没有车,这不是一个最适合居住的地方。

  即便如此,这里的房屋均价最近已经飙升至每平方英尺250美元(约合1540元人民币)。该市最佳地段的房价现在最高可达每平方英尺465美元。

  在过去六年中,圣保罗的房价上涨了208%,都会区的租金上涨了97.5%。

  据整合用户生成数据的网站Numbeo透露,一所970平方英尺(约合90平方米)的公寓的售价相当于一个一般家庭16年的收入。

  相比之下,纽约的这一成本收入比为8:1,柏林是6.9:1,芝加哥只有3:1。巴西收入水平最低(325美元/月)的人群只能在犯罪频发的帕来索波里斯贫民窟(Favela Paraisópolis)租用三室棚屋,租金为280美元,付完房租后,他们几乎所剩无几。

  巴西正面临严重的住房不足问题。美洲开发银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称,三分之一的家庭面临居住面积不足的问题。

  据估计,巴西约缺580万套住房,其中低收入家庭占90%。根据研究,在圣保罗,有442710户家庭的房租占收入的30%或者更多。

  这些家庭极有可能像其他44699个家庭一样居住危险的房屋中,或者像另外83011户家庭一样,超过三名家庭成员挤在同一间卧室里——通过多人挤住解决这个棘手问题。

  越来越多的穷人被迫离开城市,住到遥远的郊区。逐渐地,他们连郊区也住不起了。在距离市中心14英里的卡庞雷东多区(Cap?o Redondo),房屋均价在过去五年中涨了312%。

  我们是贫民窟之国,这不足为怪,绝望的人们用硬纸板和锡等低劣材料在城市建造贫民窟。这些贫民窟突然出现在那些没有基础设施和卫生设备的地区,有时候容易被滑坡、洪水及大火摧毁。

其实在巴西最让人感到惊讶的还不是房价,而是房屋的管理费。

  在国内,即便是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每个家庭每年的物业费充其量也就是几千块钱。

  而在里约,尤其是在莱布隆区,一栋100平米左右的公寓,每个月的物业费就差不多要1000雷亚尔,相当于4000元人民币左右。

  一年下来,光物业费就需要近5万元人民币。另外每年还要缴纳1万元左右的房产税。

在巴西,虽然政府不停地提出改善居住环境的口号。

但事实是,对于绝大多数工薪阶层来说,他们还只能住在贫民窟里。

  因为高额的房价是他们根本无法承受的,另外就算他们采用分期付款的方式勉强买了房子,也养不起它。

这不禁让人感慨,金砖国家,你的房子,真的是金砖盖的么?

  在2009年早些时候,政府注意到这一点,并创建了一个名为“我的家,我的生活”(Minha Casa, Minha Vida)的项目。这个公私合作的项目旨在通过推进信贷,资助建造工作来减少逆差。

  但从一开始,受益的是那些收入水平达到最低工资的三倍或更多的家庭。截至2012年,在项目的第一及第二阶段结束后,只有40%至45%的房屋分给了最贫穷的家庭。

  该项目貌似更多的是促进经济发展,而不是帮助穷人。很多批评人士还抱怨称,政府为穷人提供的344平方英尺的房屋存在质量问题,这些房屋建在偏远地区,没有足够的基础设施。所以直至今日,买房还是巴西人十分头痛的事,连著名球星卡卡都抱怨买不起房了!

  《上帝之城》电影里充斥着毒品、黑帮、暴力等一些令人发指又充满了恐怖的场景,但让很多人记住了巴西的贫民窟,对这个神秘的地方,有着强烈的探访欲。

  来巴西的路上,我们的总导游老金就不止一次地提醒:千万不要去贫民窟,如果真要去,也要由当地人带领,否则巴西之行将会成为一场“噩梦”。

  但巧的是,在我们出门熟悉环境时,忽然发现离公寓不远的山上就有一片贫民窟,于是忍不住冲动,在那句“挂着单反相机的人进入贫民窟不是被人抢,就是被人偷”的警示下,把相机藏在包中,头上压了一顶太阳帽,戴上一副墨镜遮住发虚的眼神,小心翼翼顺山而上,开始了探险之旅。

  而实际是,这里的房屋建得鳞次栉比,并且毫无章法,密麻得让人透不过气来。上山的路有两条可走,一条是并不宽敞的柏油路面,路边除了停放着摩托车和汽车外并未见到有更多的障碍物和垃圾,街道总体来说还算干净,只是无规划的房屋布局和空中密布着私搭乱建的电线让人感到不适。

  与想像中不同的是,这里的人并非衣衫褴褛,而是干净整洁;砖结构的房屋有的虽显陈旧,但依然是人们遮风挡雨的居所,有的家门口和窗口还挂着巴西国旗,营造出世界杯的氛围。

  走到半山腰,扭头回望,从错落的房屋缝隙中,可以俯看到半个里约城和科帕卡巴纳海滩。

  站在那里,脸上掠过阵阵清凉的海风,惬意无比:哇,这哪是贫民窟,完全是货真价实的海景房。在这里,富人住在海边,穷人蜗居山上,跨在富人肩上看大海。

  大多数居民对于陌生人的到来熟视无睹,但行走在贫民窟里,还是会见到一些慵懒的年轻人聚在一起抽烟聊天,见到生人还会吹声口哨甚至凑过来要烟的情况。

  半路上,遇到一个高大壮实的黑人迎面走来,还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说出一句“你好”。惊诧之余,他指着记者运动服上的中文说:“你们是中国人吧!”到来巴西多日,大街上都难得见到几个黄皮肤的人,在这里居然还碰到个会中文的黑人。

  原来,这个名叫汤姆的美国人早些年在上海做过两年贸易,他是到里约旅游和看球的。由于最近酒店供不应求,价格还飙升,在朋友的介绍下,他住进了贫民窟。他住在一户居民家中,每晚价格100美元,而他旁边的一户人家有个视线良好可以尽情俯瞰大海的阳台,所以价格已经在120美元了,虽然贵点还订不到房。

  在贫民窟的入口处,随时都会有忙忙碌碌的年轻人出入。据曾经深入探访过贫民窟的中国记者团总导游老金介绍说,贫民窟里的孩子有些还是很刻苦的。

  为了改变命运,他们非常努力地学习和工作,并渴望得到社会认可,别看他们每天出入的是贫民窟,但走下山来一头钻进办公室就是一名白领。在老金眼里,他们就是一群“等待改善住房条件的市民”。

  实际上,贫民窟大多是违章建筑,没有任何政府的审批手续。在住满底层贫民的区域里,滋生了打架斗殴、吸毒贩毒等犯罪行为。这里的居民也分属不同的帮派,有各自的头领,如果有什么争端采取的不是法律手段,而是均由“老大”出面摆平。

  那为什么政府不出面铲除这些违章建筑呢?知情者给出的理由听起来有些道理,那就是贫民窟里的居民也是选民,他们都是各党派拉票的庞大对象,得罪不起。

  于是多届政府不但不拆贫民窟,还为他们排忧解难,设施越来越健全,水、电、煤气、入学全部免费,有这等好事,傻子才会搬出贫民窟。

  巴西贫民窟也是足球天才的摇篮。贫民足球与富人足球有着本质的不同。贫民窟的孩子无拘无束,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踢球的功利性弱,更多的是为炫技和享受快乐。与富人家庭出身的孩子不同,贫民窟的孩子吃过苦、受过累,他们踢得更顽强,也更有血性。

  虽然曾有报纸描述了巴西贫民窟的黑暗,但在此居住多年的华人却认为,贫民窟才是里约最安全的地方。

  “中国人可能不会相信,在贫民窟里90%的人都会觉得有幸福感。”中国驻里约总领事这样说道。从他们的叙述,贫民窟的生活也很轻松惬意。且听听他们的故事,了解贫民窟与传闻不同的另一面。

  官方数据显示这个贫民窟里的居民约有7万人,而事实上,在非官方的层面,有高达20万至30万人长居于这块弹丸之地。

  每到月中,35岁的秦焕彬都要从Rocinha贫民窟中自己的杂货店开车出发,前往圣保罗进货。在圣保罗有全巴西最大的中国市场,从义乌漂洋过海的中国制造小商品汇聚于此。

  来回近10个小时的车程,回到Rocinha贫民窟,又一头扎进自己的杂货铺里,这样的生活秦焕彬已经过了10年。从女孩用的发卡、化妆品,孩子穿的T恤,十余平米的店铺里,各种小商品一应俱全,如果不是门外的环境,你似乎走进了国内的10元店里。

从依山而建的Rocinha贫民窟顶端隐约可见里约城区耸立的高楼

  秦焕彬的杂货店位于Rocinaha贫民窟山脚下,店铺外是宽度不到2米的一条主干道,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在路上,不少人肩扛大包。

  路上不时见到脏兮兮的流浪狗,一不小心会踩到狗屎。油炸食物和芝士面包的香气与腐烂的垃圾臭味、狗屎味、市场上鱼腥味混杂在一起,有时这些气味会被敞露的污水管道的刺鼻味覆盖。

  李学佩(化名)夫妇的中式炒面馆开在Rocinha贫民窟的入口处。李学佩平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坐在店铺收银台的笔记本电脑前玩广式麻将。在他的笔记本电脑中只有两个软件,用于聊天的QQ以及广式麻将。

  和秦焕彬一样,李学佩夫妇的店开在贫民窟山脚下,他们租的房子则就在贫民窟里。因为贫民窟的房屋不需要缴税,所以在贫民窟租一间10余平米的房间,一个月的租金是2000雷亚尔(折合人民币约6000元),水、电都是免费的,在山脚下的店铺租金要3000雷亚尔,稍贵一些。

  而在里约城区,这样店铺的租金是2000-3000美金,租金成本翻了一倍。贫民窟中有菜市场,价格仅是城里大超市的2/3,俩人餐馆的货源就来自这个菜市场。巴西人喜欢吃中餐,Rocihana 贫民窟有20多万流动人口,餐馆生意不错,一个月的纯利润少说也有1万雷亚尔(约3万人民币)。

  曾有官方警告:这是一个“暴力犯罪,如谋杀,强奸,绑架,劫车,武装袭击和盗窃是一个正常人的一部分日常生活”的城市。在里约贫民窟,每年超过4000人被杀害,速度堪比战场;居住在贫民窟的人平均寿命比外界的人低7岁,因为非自然死亡率高。

不过李学佩却笑着说,在他看来贫民窟才是里约最安全的地方。

  “你在外面怎么都行,但在这里偷和抢是不允许的,如果有人抢劫住在贫民窟的人,他可能会被大家一起打死。”李学佩倒觉得里约城里抢劫比贫民窟多,而这里才是里约最安全的地方。

  “中国人可能不会相信,在贫民窟里90%的人都会觉得有幸福感。”中国驻巴西总领事这样说道!

免责声明 易八达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供海内外华人参考,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