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曾因讨厌中国而出国的我,在美国待了五年,却变得无比爱国

2019-10-07 20:34:00 来源: 北美留学生日报

 

 

很多曾经的“愤青”

出国后才找到爱国的理由

这几天从国内到海外留学生,都沉浸在一种爱国的氛围中。

大家都发自内心地为祖国的生日而高兴。

有人问,爱国,需要理由吗?

很多人说,爱国不需要理由。

但我想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打小就爱国的。甚至有些人曾经深深厌恶自己的祖国,但后来长大了,经历了一些事情,而变得开始爱国。

一句话就是,成长的经历的一些事,让我们找到的爱国的理由。

 

2008年,那是一个有着太多故事的年份。

对于国家来说是这样,对我个人亦如此。
2008年初的冰冻和雪灾将大批旅客滞留在回家的绿皮车上焦灼恐慌,人们不得不购买一碗80块钱的泡面,却也无水可以冲泡。
金融危机像一个无声的野兽瞬间席卷全国,我家附近一年前3000块的房价瞬间涨到了近20000。

然而奥运圣火的传递冲淡了一切负面情绪,国家圆梦百年奥运,人人都选择性暂忘了一切不如意,脸上都洋溢着希望的笑。

公知这个概念在那个年代刚刚开始走进公众的视野。

作为最先接触互联网的那一代人,我是最先被公知所影响的一类人。

无数个辗转难眠的夜晚,我用双滑盖的诺基亚N95在百度上看着一条条足以颠覆我三观的言论。

2007年12月,一个网名叫做“少智商”的马甲在北美新浪论坛上发布的帖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图源:铁血军事)

帖子的题目叫“中国护照和美国护照 回国一年的感受”
文中写道:美国护照上有这样一段话“请你记住,无论你身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强大的美利坚共和国随时都是你坚强的后盾,请记住你是美国公民”。
而中国的护照上写的是“中国外交部请各国军政机关对持照人予以通行的便利和必要的协助。”
两者放在一起对比起来,给人的冲击自然不言而喻。

网上流传的原文“Whatever you go to where,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and military would support you for ever.”中

“whatever you go to where“这样明显错误的语法并没有引起中国公知们的警惕,这个帖子的内容被瞬间转载到各大媒体和网站。

汶川地震时那个总是笑眯眯的老人在地震的废墟中写下的遒劲有力的“多难兴邦”四个字对我来说远不如这一句话来的震撼。

 

“中国人一向能忍就忍,都忍成忍者神龟了”。

“政府赚大发了,苦的是人民”宣扬奥运 劳民 伤财的言论,包括后来的“纽约市长天天坐地铁上下班”,“美国房子都是永久性产权,地上
地下随便挖”都一次又一次地刷新着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三聚氰胺”,“毒奶粉”,这两个词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击破了我内心对于这个国家的最后一丝希望。

2008年3月,南京出现了第一例婴儿喝奶粉导致肾结石儿的案例,震惊全国。

(图源:搜狐)

2008年6月28日,兰州军区第一医院收治了首例患有肾结石的婴幼儿患者,截止6月30日,已经有5名婴幼儿肾结石的病例,喝的是同
一品牌的奶粉。

2008年9月2日,央视《每周质量报告》称“中国制造”首推三鹿。

2008年9月8日,14名婴幼儿食用三鹿奶粉后患肾结石的消息被媒体披露。
2008年9月11日上午,三鹿乳业对外宣称奶粉合格。
2008年9月11日晚,三鹿乳业承认7000吨奶粉受到污染。对8月6日前生产的所有奶粉进行召回。

(图源:每日头条)

2008年9月11日晚,卫生部提醒公众停止使用三鹿奶粉。
一时间,民众恐慌,开始纷纷找熟人托关系从国外和香港代购奶粉。

“如果一个国家连婴儿的安全都无法保障,让我们如何相信她?”

终于,我带着一双“看透一切”的眼睛,抱着对祖国的失望离开,想去大洋彼岸寻找我眼中的自由。
越是没有希望的时候,人们越想捉住希望。

来美国之后

南加大事件

2015年3月,也门内战爆发,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联盟试图透过空袭来恢复原本的也门政府。
一时间世界范围内人心惶惶。
有一个在美华人群的朋友被美国公司派去也门出差,那段时间他天天躲在难民营里不敢出门,联系过美国大使馆,却被告知大使馆已经
关闭,他只能和其他难民一起在网上和家人朋友抱平安。

4月4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正式表示,美国拒绝撤侨,原因竟是“之前就警告过美国公民不要去也门旅行”。

(图源:微博)

看到新闻的一瞬间,他绝望了。

说好的不管身在何处都是你强大的后盾呢?

与此同时,中国的武装撤侨已经接近尾声。
他得知后第一时间联系了中国大使馆,当天下午就被潍坊舰接回了国。

(图源:观察者)

“不是说美国护照是回城卷轴吗?”

在游戏中,只要你使用回城卷轴,即可立即传送回主基地。

(图源:观察者)

看着朋友的亲身经历和网友们的戏谑,我想起了很多年前曾经震撼过我的那个帖子。

(图源:观察者)

在这个国家呆的越久,我越看到了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美国贫富差距的巨大和社会阶层的不可逾越令我感到震惊。
就像那本万人哄抢的《乡下人的悲歌》中描述的那样,一个出生于美国阿巴拉契亚山区的底层白人,虽然通过自身的奋斗成为了毕业于
耶鲁大学法学院的精英人士,却一生都无法摆脱对于“乡下人”这样的身份认知。

 

(图源:亚马逊)

作者万斯的祖先最早在美国南方做农工,到了祖父那一辈成为了工厂里的工人,家里的经济状况得到了极大改善。

好景不长,正当他们充满希望地准备好迎接美好明天的时候,社会转型却猝不及防地给了他们一记耳光。

在全球化浪潮带来的加工制造业外迁之下,昔日辉煌的工业城市急剧衰落。

 

(图源:凯风网)

(图源:pixabay)

下岗失业的打击再一次将他们拉回现实。

再次跌进贫穷的下岗工人们开始被焦虑和屈辱所笼罩,人性中恶的一面逐渐显露。

作者的祖父开始整日酗酒,家暴,他的母亲因为怀孕而辍学,在毒品和药物滥用的控制下还试图带着年仅12岁的他一起一了百了。

这些不仅仅是发生在作者万斯身上的不幸经历,更是美国普通白人工人阶级的普遍写照。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美国白人工人阶级逐渐成为失去梦想的悲观人群。

2016年大选当天的那个夜晚,看着地图上一片片变红,我忍无可忍的情绪达到了顶峰。

(图源:Reuters)

特朗普获胜已成定局之后,很多美国人在facebook写道:我要移民加拿大,厉害美国。

很多人无法赞同一些媒体口中“庶民的胜利”,无数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阶层也无法相信这个从未涉足过政治的商人能治理好他们的国家。

第二天一大早,无数大学生一睁眼就收到了和很多人一样绝望的教授们发去的停课通知。

(图源:Reuters)

(图源:CNN)

走之前我给刚来美国的房东发了一条信息,她告诉我大学毕业的她投的是希拉里,而她高中教育程度的老公投给了特朗普。

“结婚30年,这是第一次我们无法相互理解”。
偶然的机会,我才发现就连“市长坐地铁”这样的言论也是公知们编造出来的谣言。

纽约时报在2007年的时候就发文嘲讽过纽约市长所谓坐地铁上下班的政治作秀,不过是偶尔在安保人员的簇拥下乘坐专用司机开着的

SUV,绕过家门口的地铁站,去更远的地方搭乘地铁。

(图源:new york times)

“祖国实力的强大不在于免签多少国家,而在于危险的时候能把你带回家。”

(图源:新浪)

 那一年,我15岁。

孤身来到美国读书的紧张很快就被刚下飞机后的新奇所代替。

寄宿家庭的美爸美妈为了迎接我,刻意穿了一身红色。
我告诉他们我很感动,但是你并不相信所谓的红色会带来好运。

我早已厌倦从小被灌输的爱国主义。

“什么烈士的鲜血染红的,谁不知道是工厂的红色染料”。

 

那一年,我16岁。

下课之后看着电视,突然新闻里报道的“中国四川省发生8.0级大地震”吸引了全家的注意。

看着电视里身穿绿色迷彩服的人民解放军,我心想,这不过是他们的本职工作。

看到六十多岁的总理在废墟中跌倒又站起来,并在黑板上写下”多难兴邦“四个字。

 

(图源:微博)

还有那个废墟中挖出来的3岁小孩用稚嫩的右手向解放军敬了一个礼,我的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拨动了一下,有一些无法言喻的感受。

但我无法理解他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很快,我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

 

(图源:新浪)

那一年我19岁。

顺利进入大学之后我第一次见到了这么多中国留学生。

他们和我印象中的中国学生很不一样,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友善的笑。

他们开朗热情,主动邀请我进入他们的圈子。
过年的时候他们叫我一起去同学家包饺子。

这是我在美国第一次和同胞一起过新年,也是四年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过年”,之前这个概念在我脑海里早已模糊不清。

过年对我来说不过是早上起床跟爸爸妈妈打个电话,再给叔叔阿姨姥姥姥爷拜一圈年。
我看着那些刚刚离开家的中国同学围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包着饺子,把开车两个小时去中国城买来的红色福字倒着贴在门上,那是我第一
次在他乡找到了归属感。

晚上回家,我收到了房东先生发来的“Happy Lunar New Year”。

那一年,我23岁。

工作之后我和女友一起从当地的动物收容所收养了一只被遗弃的小狗。

它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在街上流浪。
我开玩笑说道,“我们俩差不多,都是小小年纪背井离乡”。
我们给了它所有的爱,两人一狗,在这个大城市中有了一丝家的味道。

一天女友牵着狗去地铁站接我下班,突然冲过来一个当地人对着我们大叫“滚回中国去!

我看着她醉醺醺的样子本来不想惹是生非,那个人却不想就此停止。

周围的路人每一个都行色匆匆避之不及,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我们说一句话。

这时出现了一个亚洲男生冲她喊道“闭上你的嘴,你要是再不走我就叫警察了”。

喝醉酒的女人转头开始骂他,并问我“他是和你们一起的吗?

我看着他和我一样的黄皮肤黑头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最终女人被前来帮忙的小哥吓走,我连忙跟他说着感谢,他摇了摇头“没事,都是自己人”。

(图源:搜狐)

临走时我注意到小哥的红色毛衣上被那个女人吐了一口口水。
这一年,我27岁。

看着视频中成群结队有组织的年轻人穿着黑衣服带着黑口罩,在曾经美丽繁荣的香港打砸烧,肆意破坏公共设施,甚至袭击维护治安的警察。

再看看Twitter上铺天盖地的误解的骂声以及美国美国歪曲事实的报道,我觉得我应该为自己的国家做些什么。

得知乱港分子即将来到我所在的城市进行游行,我放弃了早已安排好的出游计划,召集了一群朋友拿着五星红旗走上街头。

那一刻,我觉得我的血液在燃烧。

五天前,我的祖国70年生日。

我准时打开视频网站看直播。

在大典上我看到了十年前那个稚嫩的敬礼娃娃,他已经长成挺拔的少年。

不变的是那高高举过头顶的右手和庄严的少先队礼,还有他眼神里的坚毅。

(图源:腾讯视频)

国歌奏响的那一秒,我哭成了泪人。
看到窗外的帝国大厦亮起耀眼的中国红,我瞬间被满满的安全感包围了起来,泪水再一次浸湿了我的眼睛。

那一刻,我感觉什么东西真正放了下来。

我们这些漂泊在海外的中国人,都是风筝,而牵线的人就是祖国,

只要牵线的手握得紧,我们就不会在狂风中迷失。

 和我一样观看庆典的同时,全球华人都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着自己的激动和喜悦。

“您看见了吗?我们的飞机数量再也不是问题了。

“硬气!

 

“这盛世终于如您所愿。

“今生最大的幸运就是生在中华”

“身在国外才知道中国有多好”

(图源:YouTube)

墨尔本的街头有一位小姐姐高唱《歌唱祖国》,引来无数路人驻足观看。

留学生对于爱国这件事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就像人生一样,从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兜兜转转一圈,回头发现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

小时候不知道爱国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每周升国旗的时候戴上红领巾唱着国歌,以为这就是爱国的表现。

刚出国之后自以为见了点世面,便开始跟风批判这个批判那个,以为这样可以体现自己的“先进”。

嘲笑别人爱国来表现自己可以“独立思考能力”,或者遇到任何一点不公平待遇就开始自怨自艾,将一切归结到自己的国家身上。

真正经历一些事情之后,一定会发自内心地感谢国家,感谢她给予我的生命和我所拥有的一切。

我们为什么会爱国?因为我们找到了这个国家值得爱的理由。

我们从一个没有伞只能拼命奔跑的孩子,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70年间,中国人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从49.7变成28228,增长了566倍。

从电力工业几乎为0到发电量世界第一。

从食不果腹到多项食品产量跃居世界第一,我们的人民再也不用担心饿肚子。

从1小时消费品零售额0.03亿元到1小时“买买买”11亿。

我们还拥有了足以让所有国家都和我们坐下来讲道理的武器,再也不怕任何国家的欺负。

 

(图源:人民日报)

我们还有什么做不到?

如果奇迹有名字,那一定叫做中国!

有很多人不是生来就爱国的

而是在成长中找到了爱国的理由

如果说我们是什么样子

中国就是什么样子

那么我愿意像自己的祖国那样

坚毅、奋进、不屈不挠

永远向前,从不退却!

 

愿你我人生如中华,

迎风绽放!

 

 

 

来源: 北美留学生日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