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7天7夜驻扎纽约市医院,最真实的一线抗疫日记,心酸!泪流……

2020-05-18 22:03:00 来源:

截止目前,在世界范围内,纽约市无疑是新冠病毒的重灾区,而在纽约市的5个行政区中,布朗克斯Bronx可谓是重中之重,受打击程度最大。在鲜有记者能够在医院一线待上几天进行跟踪报道情况下,CBS新闻记者Andrew Bast在遭受新冠病毒侵袭的医院里面待了整整7天7夜,完整的记录了一线医疗工作者的真实经历和感受。

 

以下是Andrew Bast带来的抗疫日记报道:(文中“我”即指Andrew Bast)

进驻医院多日进行跟踪报道,这个决定对于我而言同样是非常艰难的。这项决定不仅仅意味着我要把自己的生命健康置之度外,同样,我有家庭,我也同时是在为我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在做决定。我和妻子交流了很多,很多,然后她很清楚的告诉我:“这是你的工作,你去吧,你去把他们的故事讲出来,虽然危险,但是就想他们一样,勇敢的面对危险!”

 

“尸体堆积成山”

第二天凌晨时分,我开车前往皇后区的托滕堡(Fort Totten in Queens),在那里,纽约市消防局的EMS工作人员在一天的第一时间整队集合,准备出发,散开到整个城市,相应每一通紧急求救电话!在那里,我遇到了克里斯·费利西亚诺(Chris Feliciano),他是一名从新冠病毒感染中康复过来的救护人员,康复后现在重返工作岗位。

“这比9/11还惨,”费利西亚诺告诉我。“因为911事件仅仅是一天,非常不幸的是那天有3000多人死亡;可是这次新冠疫情,我们所看到的数字远远超过这个,而且数字每天都在增长,连续不断,不只是一天,而是每天惨剧都在发生,尸体堆积成山。“

电话从未停止过。在救治患者的十分钟内,救护车的灯将持续闪烁,警笛会一直鸣响,我们奔驰在布朗克斯的大街上,与死亡在赛跑。呼吸急促是患者最常见的症状,他们很害怕。而他们面临着更加严峻的现实是:去医院会比在家里康复更加危险。

费利西亚诺说:“医院已经不堪重负,这是纽约市目前发生的最大规模人员伤亡事件。” “一般情况下,心脏骤停的事件只是一周当中一次或者两次的紧急事件,可是现在,一天当中就发生好几宗此类事件。”

那天早上晚些时候,在一个小排屋里,对于里面的老人来讲,我们已经来的太迟了。那位等待救助的老人,不得不被宣布“ D.O.A.” - 在到达时已亡故。

呼叫量的激增迫使FDNY纽约消防局不得不实施新的规范,费利西亚诺说:“我们将尝试20分钟以使病人复苏。” “如果对我们的救助干预没有反应,我们将不得不在现场宣布病人死亡。”

 

就好像有一头水牛在你胸口上不停撞击

布朗克斯区最大的医院蒙特菲奥里医疗中心不堪重负,同时不得不将一个巨大的会议室改造成了COVID-19病房。我踏入医院的第一时间,一位年轻的医生对我说:”那里有一位只有22岁的年轻急救人员,你应该和他谈谈。“

在几十个临时病房中,我拉开窗帘,找到了克里斯蒂安·卡马斯。他躺在病床上,努力呼吸。床头栏杆上挂着一串念珠,汗水流淌在额头上,他不停地说:“就像有头水牛在我胸口撞击一样。”他继续描述着这场疾病是如何一步步摧毁了他,他讲述他的故事的时候,他的一句话久久环绕在我脑海里:”我真的不觉得我可以活下来。“卡马斯曾在一家私人救护车公司工作,帮助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但是也可能因此感染了该病毒。

我们与住在南布朗克斯区的克里斯蒂安的父亲进行了视频通话,尽管有着这些悲剧在发生,父亲还是邀请我去了他们的家。克里斯蒂安(Cristian)的母亲解释说,一个叔叔最近去世了。克里斯蒂安(Cristian)的13岁弟弟埃里克(Erik)非常担心家里的其他成员。克里斯蒂安(Cristian)13岁的弟弟埃里克(Erik)说:“有一段时间我独自一人,因为我妈妈也开始感到不舒服。” “我开始想象如果自己没有他们会怎么样,我知道没有他们我无法做任何事情,这实在太可怕了。”

在摆着圣经和蜡烛的桌子前,埃里克(Erik)带领家人祈祷,祈求上帝让克里斯蒂安(Cristian)安全回家。三天后,他的祈祷得到了应验。克里斯蒂安(Cristian)是我们在的那所医院那一周出院的314名患者之一。

 

又一个夜班

拍摄的最后一个晚上是四月底的那个星期三,天气有点儿冷,但是还算清爽。我去医院跟着重症监护室主任龚如心(Dr. Michelle Gong)医生,又值了一个夜班。我整装待发,严阵以待:全身护卫服,外科手术手套,带外科N95口罩,全面塑料防护罩。不到10分钟的时间便来了呼救代码,要求对一位患者进行紧急的医疗救助。

一对医护人员紧急奔向一位生命垂危,命悬一线的病人,在一个人的病房里进来了如此多的人,远比我想想的要多。护士们迫不及待地寻找医药用品,包装纸和塑料手套飞向空中,有的物品也不时散落在医院的地板上。龚医生爬到床上,用力按压病人的胸部,进行紧急救助,力求唤起生命体征反应,这个是这时候唯一能够试图挽救一个生命的最后方法。最后,病人成功被抢救下来,送往ICU。当我拍完这些视频后,我的汗早已湿透防护服,一线的战斗是如此激烈……

 

恐惧是什么样的

我在医院度过的一周的时间里,亲眼目睹COVID-19夺走了70人的性命。

在过去的七天里,我一直将相机对准无数医疗专业人员,因为他们竞相抢救生命,也同时竭尽全力保护自己免受病毒侵害。他们笑着庆祝每一个小胜利,他们也因为无尽的死亡而崩溃大哭,那无尽的死亡淹没了他们的生活。

在我不知道的一个时间里,一位同事拍摄了一张我当时的照片。在在蒙特菲奥雷医院的所有时间里,我从没想过我有过害怕。但是当我看到这张照片时,我知道我的眼睛里充满了什么:那是一种新的恐惧!

 


 

ref: https://www.cbsnews.com/news/coronavirus-new-york-city-lives-affected/

(声明: 本文由逛纽约小编整理,图片以及信息来自网络媒体,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本文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否则追究责任)

 

The End

来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