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纽约餐馆状告州长和市长,索赔20亿美元

2020-09-02 16:09:00 来源:

300多家纽约餐厅业者8月28日对纽约市政府拒绝允许室内用餐的规定提起集体诉讼,要求纽约州赔偿他们20亿美元。诉讼的被告人为纽约州长库默、市长白思豪和纽约州总检察官办公室。

该诉讼的主要原告意大利餐厅Il Bacco“距长岛拿骚县500英尺,但由于位处皇后区小颈镇,因此无法像隔壁拿骚县的餐馆一样开放堂吃。诉状中写道:因为“根据州长库默的说法,在皇后区小颈镇吃饭是危险的,但在向东几百英尺的餐馆室内用餐就是安全的。”

主要原告意大利餐厅Il Bacco

 

纽约市是唯一仍不允许室内用餐的市,而在邻近的拿骚、萨福克和威彻斯特等郊区县则允许室内用餐。67页的起诉书中说,纽约市的餐厅和酒吧业遭受了灾难性的损失,仅靠外卖和户外用餐的收入弥补不了“禁止室内用餐”的损失,83%的餐厅或酒吧在7月无法全额支付租金,37%的餐馆根本交不起租金。

自6月中旬以来,纽约州其他地区已允许餐馆以50%的客容量重新开放堂吃,纽约市原定于7月6日恢复室内用餐,但后来却无限期推迟。

虽然纽约市在新冠感染率方面已经达到纽约州其他地区的标准,州长仍以“人口密度不同、拥挤程度不同”为由拒绝开放堂吃。起诉书说,目前纽约市的病毒检测阳性率7天的平均值为0.8%,全州范围的平均值也是0.8%。而纽约州西部地区的阳性率为1.6%,是纽约市的两倍,但西纽约州的餐厅却可以提供室内用餐。

起诉书又说,州长最初颁发行政令是为了“弄平曲线”,以缓解卫生系统的沉重负担。现在曲线已经平坦化了三个多月,州长却发布了更加严格和令人困惑的行政命令,这些命令无理由和不必要地干扰了原告以及类似情况其他人的宪法权利。

“这实际上是在美国历史上,州政府首次大规模隔离健康人而不是病人。”起诉书说,作为一个自由的民族,人们拥有追求幸福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在不违宪的情况下自由选择自己的安全和福祉的权利。

意大利餐厅Il Bacco的业主说,由于他不能开放堂吃,而往东一个街区客人就可以坐在开有冷气的餐馆内吃饭,导致他的所有顾客都流失到了拿骚县的餐馆。他质问被告,哪有科学能证明“往东一个街区在室内用餐就更安全?”

餐厅业者说,在刑事处罚的威胁下,他们被迫关闭堂吃,市政府实际未经适当程序便剥夺了他们的自由和财产权益。州长和市长单方面中止了公民的自由,即使在立法机关反对的情况下,仍宣布继续这种状况。

更具体的说,2020年3月2日,纽约州立法院以创纪录的速度匆忙修订了《执行法》第29-a条,增加州长库默处理紧急情况的权力。起诉书指控,“在纽约州每个人都在睡觉的时候,没有经过辩论和事先公告,也没有媒体报导,该法案便获得通过。”

其中的争议点是,美国是一个宪法共和国,赋予政府在“规定的范围内”采取行动的权力。这些限制无论在战争、和平或瘟疫大流行时期,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均适用。诉状援引1866年的一个案例说:政府不能在任何紧急情况下中止其任何规定,否则会直接导致无政府状态或专制……

到了9月份(停工以来的第6个月),除了室内餐厅,纽约市的一切都在逐渐的走上正轨,包括健身房、保龄球馆、牙医、商场、公共交通、室内健身房和所有个人护理业务都被允许在纽约市重开。但市长说他近期内还没有重新开放室内餐厅的计划。

起诉书引述《纽约时报》估计,自3月1日到8月以来已有多达2,800家小企业倒闭,其中三分之一是餐馆和酒吧。

起诉书索偿20亿美元,指纽约餐馆目前已损失20亿收入,全纽约市餐馆业裁员至少15万员工。

对该起诉书,市长白思豪拒绝置评。州长库默没有立即回应置评。两人之前都坚称,开放室内用餐太冒险。市长昨天(3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重申了这一立场,即便纽约市酒店联盟放话要入禀法院,他们仍然坚持这一立场。

之前,纽约州1,500名健身设施所有者也提起类似的集体诉讼。结果,州长于八月底批准全州健身房重开。我们拭目以待,纽约州长和市长到底会死扛到底呢,还是改辕易辙?

 

来源:美国时事通

来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